新 年 愿 景

    跟Jose说到新年愿望,他跟我说,他觉得我应该要训练自己成为一个作家,而不是一个商人,因为商人不符合我的性格气质,作家倒很适合我,而且写东西也能让我更快乐。Jose说你看,没人逼你你也能坚持写,一天一篇,2年时间,一天不拉。我说这有什么的,以前我在小本本上写日记,除了我没一个人看我不也写了十年日记。表哥那句话怎么说的,“我写不过你但是我可以写死你。”嗯,这点长性我还是有的。Jose马上说,这就是呀,这就是兴趣的最大源动力啊。

    然后我就跟小胖说,老头说了,说我适合当作家。

    小胖想了一想,问我,“那你能像《哈利波特》的那个女的一样,写书挣钱么?”

    我把两手这么一摊,说,“够呛。人家那个是编故事的,编完了还能改写成剧本,拍电影,一部接一部的来,一下整个七八年,这我哪行啊?我又不会瞎编,只能写点身边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没什么实际意义啊。”

    小胖一听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唉,那不能赚钱那就算了。你还想当作家呢,你就在家当“坐家”吧。”

    还真是。。。咱自个儿玩吧。。洗洗睡了。。。

    Jose最爱说我是一个artist,每次一说我是一个artist都特别充满感情。可是我一听到别人给我戴这个帽子就特别不乐意,一般这种草根伪文艺青年都没几个钱,臭脾气倒一大堆,玩艺术的到最后基本上都被艺术给玩进去了。身前潦倒身后留名,身后英雄身前狗熊有什么用啊?还是得在现世把这钱给先赚了,该享受都得享受到,这才不亏。

    酸汤鱼就跟我说,你得给自己设定个目标,像我,我就有目标。我说你什么目标啊?

    他说,“我过几年要去新西兰或澳大利亚买农场,现在的价我打听了,是120公顷的农场卖1800多万,再过2、3年估计要两三千万了,所以我现在不抓紧赚钱我就该买不起了。”

    嚯!好孩子!志向远大!

    我说那你爸妈呢?他说一起移民啊。

    噢,倾巢出去hao羊毛啊,哎,那个hao字怎么写啊?

    然后酸汤鱼就很贴心地告诉我内个hao字应该这么写——薅。。。啧啧啧,真是个文化人,有文化!

    前几天还有个北京的茶友跟我说她4月份就要回温哥华了,希望走之前请我吃个饭,住的离我家还挺近。我估计这是移民监还没坐完。。。5年内加拿大要住满2年才能拿身份哦,过两年我也得学着把这个牢底坐穿。。。不过这年头哪里还有买家请卖家吃饭的,就好比甲方请乙方,唉,世道整个颠倒过来了。上回我赶着问May又没有多余的汽油票给我点,May都惊了,说,“这年头,还有买茶的给卖茶的倒找发票的?!”咳,谁让咱俩关系好呢,一般人我还不开口要呢,这就是情分难得啊,只是这好容易才有了几个老主顾朋友怎么个个都要移民出去了,真是让人揪心~国内形势就有这么不容乐观么?

 


2/3/2011 9:45:04 AM 分类:丝竹雅乐 评论(1) 阅读(2255)
 
I thought you might take a break during the holiday, but you still keep posting, good girl! How was your New Year's Eve? ^_^
茶客   2/3/2011 9:36:54 PM
回复此评论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