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昨天晚上,喝了一小杯白牡丹,结果这个白牡丹虽然是轻发酵的白茶,但是是陈了三年再焙过火的,很有点老白茶的那股劲,搞得我一直都睡不着觉。我是比不了人Peter Pan,人家是喝了十几年的茶,早已经百毒不侵了,晚上再晚喝茶,喝再浓的茶都睡的踏实。

     我不行,禁不住,这也不算是“茶醉”,就是睡不着觉,明明是睡着的,其实又是醒着的,眼皮子都粘在一起了,心里还很明白亮堂堂的。迷迷瞪瞪到了凌晨四点左右,东窗渐白就听到有鸟雀呼晴雀跃,唉,这下更是没法儿睡了。于是就起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就随便抽了本书,咳,可巧,居然是《红楼梦》,一翻就翻到第二十二回宝钗过生日那出,书上说宝钗过生日,贾母让她点戏。而她是乖觉的人,知道贾母喜欢热闹戏,就故意点了出《醉打山门》,贾母很高兴,宝玉就不喜欢。宝玉说他最不爱看这些热闹戏了。宝钗就说,这个你就不懂了,这出戏的唱词写的是极妙的,然后就念了出来,

     “漫搵英雄泪,相离士家

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

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有的时候,读这样的书读第一遍就好比是云烟过眼,秋风入耳,并不往心里去,读了也就算是读了。可待年岁渐长后,再回来读这些东西,就好像是香菱说的那样“倒似嚼了一颗橄榄,越嚼越有滋味。”

     我倒不敢说我悟到了什么,只是朦朦胧胧隐隐约约的好像有那么点意思,只是这一句“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句我实在是喜欢,进而就想到苏东坡的《定风波》里有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参照起来一想,再看他后面那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似乎就更有意思了,读书之趣,在于融会贯通,且在这里记一笔。

 


10/13/2010 6:42:35 AM 分类:梵语清音 评论(8) 阅读(3084)
 
这也是一种境界
茶客   4/27/2011 10:46:18 AM
回复此评论
音乐就是好听,很喜欢!
古梵音   2/27/2011 11:07:35 AM
回复此评论
可以加入您的群吗?我的QQ;917880856.谢谢
茶客   11/25/2010 8:01:42 PM
听茶馆馆主 于 11/26/2010 12:31:33 AM 回复:
群?什么群?
回复此评论
看这图和诗句(我也一直很喜欢),我以为你会选择民族乐器的音乐,刚才一听,觉得又是Karunesh 的风格吧~~
茶客   10/14/2010 1:41:13 AM
听茶馆馆主 于 10/14/2010 3:50:21 AM 回复:
Rose的耳朵真不是盖的!果然是Karunesh !
回复此评论
瞧我这记性。三个留言都是我 Peter Pan . 音乐很好听。听了3遍,满足的睡觉去了……
茶客   10/13/2010 11:45:46 PM
回复此评论
我承认之前的留言是看了你说我,我就赶紧留了。可是等我留完,再玩下看,我绝望了。这么美的文章,我参一脚流水帐进来,实在不应该。可是,我真的没看过《红楼梦》也不认识曹雪芹。这可如何是好啊?该死
茶客   10/13/2010 11:44:19 PM
回复此评论
我也没你说的那么神哦,昨儿个就因为喝了03年的老铁,害的我一整夜眼睁睁地望着天花板。迷迷糊糊的。到了早上,我居然看见自己穿裤子穿衣服,还看见眼前可口的油条,好喝的豆浆,正准备开吃。手机响了。把我吓醒了。一看自己还是摆了“大”字躺在那里……都是茶惹得祸!
茶客   10/13/2010 11:40:28 PM
听茶馆馆主 于 10/14/2010 3:51:06 AM 回复:
怎么回事?我也不行了,今天试的是冻顶,劲也很大,现在我又睡不着了,但是一点都不困。我觉得冻顶泡时间长很好喝啊,冷开水泡时间长一点也行。日本不是流行冷泡茶吗,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
回复此评论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