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imple Life 简单生活——钢琴曲

 

    刚从浙江出差回来,就接到代理注册公司的电话。说是卫生许可证已经下来了,让我亲自去工商局领取。我很开心,这几天好像政府突然之间开始眷顾我起来,纠缠了2个多月的网站ICP备案下来了,新的试用空间申请通过了,卫生许可证眼看着也要拿到手了。

    陈姐让我开车过去的时候打个电话,这样差不多时间她就让她的员工带着我的身份证在工商局门口和我会合。果然,我刚刚在办事大厅门口找车位时,就接到电话。小伙子张口就是“郭总!”吓了我一跳。一句“郭总”,非但没让我的腰板挺起来,相反,整个身子似乎都快要软了下去。真是以前给人打工打惯了,骨头都变轻了。整天就想着好歹26岁了,上到这个岁数该混上个manager。结果manager没混上,现在陡然升“总”了,还真是颇不自在的呢。坦白地讲,我是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我的,还是叫我“小渊”来的亲切些。

    下车后,我看到一大男孩,长得真是挺漂亮的,还在往我的手机上打电话。我向他挥挥手他就笑了。我们一起等着领卫生证的当儿,他取出我的身份证来看,又仔细地瞅了瞅我,在我面前来回来去比划半天,表情很是可爱。然后,他就摇头,说“不像,不像”。我笑着逗他“怎么个不像?”他也只是笑着兀自摇着脑袋。我低头看看自己,扎一马尾,超短裤,凉鞋,像被猫抓过一样的T-shirt,这幅德行,看起来跟身份证上那个穿着套装,整个一个老会计的形象是差别很大,果然是不像的。可是话说回来,谁又见过照得比本人还要漂亮的身份证照呢?

      政府机关的ERP系统永远都是在该配合的时候毫不配合,我们等了快半个小时,系统也启动不了。我觉得他很好玩,长得又漂亮,就和他聊天。我看他还是学生气未脱,就问他是不是刚毕业。他说是的,然后告诉我今年工作很不好找。也是,现在的经济大环境只能是如此,还能有什么企盼呢。在这低迷的市场环境下,我还胆敢下岗创业,更是找死。数月来分文收入未有,花钱的地方却海了去。以前总爱说“花钱如流水”,自己做事才知道,这哪里是流水啊,简直就是泼水,“哗”一下都去了...... 所以说,我的压力哪里又会比他小呢。

      闲聊间又说到柜台里的工作人员,他语气间颇有些羡慕:“他们每天上午9点到12点,下午3点到6点,只上6个小时班,又有双休日,又有奖金,工资又高,公务员最舒服了。”我自己虽然是吊儿郎当的,估计没资格当公仆,但是我很鼓励他考公务员,毕竟是比在公司里有保障的。他叹口气说:“考有什么用,又没有关系。”然后,他转过来看看我,问:“你是做茶的?”我点头,他说:“你有关系吧。”我笑笑,说我没有什么关系。他有点讶异,说:“你没有关系?那你怎么卖茶呢?我觉得卖茶总得有关系的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顿,然后问他“关系真的这么重要?”他看起来比我更奇怪:“你没有关系又能怎么做呢?”看来,在这一点上我们是说不通的了。

      回来的时候,我还在想。也许,关系这个东西,真的是既美好又有用。但是在我身上,细细回想起来,得到它眷顾的时刻似乎是没有,所以也未曾有机会体会到它的可爱了。可是,一个人,穷其一生,又能织罗成多大的关系网呢?我总认为,“简单”这两个字总是最有力量的,这个“简单”包括了简单地行事,简单地做人,简单地处世,简单地生活。过于重视关系,必然辛苦,那么人要想活得清朗明净就很难。

      而且,路,总是人踏出来的。关系和机会不同,机会在于你能不能抓住它,关系则是取决于别人愿不愿意给你。有人能为你开一扇方便之门固然是好,可是那也要在于别人是否情愿,或者你是否能够达到别人的期望,总不是自己所能够控制和左右的东西。如果,凡事都要把关系摆在个人的努力之前,没有关系就畏首畏足,踌躇不前,那么就是让“关系”两个字活生生地把一颗年轻的心束缚起来了。这,是我所不愿的。

 


8/5/2009 6:48:06 A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3829)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