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不过账

我,小胖和朋友一起去吃火锅。结算的时候,服务员说是185,小胖一算是183,朋友算了之后是184,我是从来都懒得算的。好么,三人三个答案!

当时人也很多很喧哗。我们叫服务员来说她算错了,她还死不承认。

小胖说是184!她说185!!

小胖再叫184!她再叫185!! 

然后这时候,小胖恰逢其时地打了个喷嚏......

我关切地凑过去,问他,小胖,你哭啦?

小胖点点头,摘下眼镜,用手背抹着眼泪说, “嗯,我……我算不过帐来......”

 

身残志坚

走之前我做了一个体检报告。后来体检报告下来了,我拿回去给小胖爸爸妈妈汇报了一下各项结果,然后随手就丢一个月饼盒子里了。对,小胖爸妈家的月饼盒子,饼干盒子特别多,看起来是饼干月饼盒子吧,一打开里面一堆东西,照片啦病历本啦,还有存折嘞……估计小胖爸妈自己都忘了。。。

一天,我打电话遥控小胖帮我查一个体检项目,就听到电话里面一阵悉悉娑娑上下翻腾。

然后就是小胖跟狗仔队一样亢奋的声音传过来,嘿哟喂!你身高才158啊!我恨得直咬牙说:我不是让你看那个!~

那边厢又是一阵紧锣密鼓老鼠打洞似的折腾声,小胖的声音更亢奋了,嘿哟喂!你去年才157!!...

我暴跳起来,我说,小胖,你数学怎么学的,四舍五入不就1米6嘛!
小胖安抚我说小同志,不就是半残吗,没事,咱身残志坚!
~~~哭~~

 

电了我一下

有一次在街上和小胖走着走着,小胖突然跟吃了药似的亢奋起来,抓耳挠腮的。

我瞅了他一眼,问他干吗。

小胖结结巴巴地说:刚……刚才……有一女……女滴电了我一下……

哎哟,我看他这一颗老心荡漾哦,眼里都能飞出花来。

我一凶,说:那你呢,你怎样对她呢?   

小胖挺挺小胸脯,很是洋洋得意地说:我刚才回电了她一下……

 

盗版书

小胖自知和我的知识水平差距愈来愈大。所以终于在买彩票的间歇撅着屁股在路边的小推板车上翻了本《一口气读完日本史》,我一向对买盗版书行为深恶痛绝。但小胖坚持要买,我也懒得管他了。

过一会儿,小胖叭叭叭把书一翻,跟我说:这书怎么跟圣经一样,看不太懂啊。

我说你该了吧,偏要买盗版书。

小胖胸有成竹地说:没事,这正是考验我知识水平的时候到了,这是多莫具有挑战性啊!反正我看书边看边猜,大致看个差不多意思就完了。。。。

 

我在思考呢
小胖洗完澡,双腿一盘跌坐在床边上。

我忙着穿梭于阳台取晒衣服,看到他坐在那里有半晌不动,就随口问他:小胖,你干吗?

小胖整个一个神情呆滞,以一副一级脑残的标准姿势缓缓滴、缓缓滴把手指......确切地说是右手食指举起来,斜叼在嘴边上,然后告诉我:我在思考呢……

我......我只好勉强扶墙,踉跄而去.....

 

借东风

我不会玩牌,死都学不会。每次小胖和朋友们搓麻打牌,我只有沦落在边上伺侯茶水的份儿。

小胖好朋友非常抱怨,说每次在小胖下面,手气就很臭。

小胖不以为然,还很是得意,说:那是,没看我在下面搓脚嘛。还用双手比划着往他朋友那儿用力扇了扇风。

一桌子人瞬间翻着白眼瘫倒在麻将桌上......

 

参加残奥会的鱼
我们和小胖的表哥一家去餐厅吃饭。上来一盆水煮鱼,表哥捞了捞,觉得份量少了,极目所至都是漂浮的黄豆芽啊。

表哥震怒,于是叫来服务员质问,“你看看这,啊!这是4斤2两的鱼吗?!”            
服务员无话可说。

小胖探头看了看,说,“唉,估计这鱼也是残了,准备参加残奥会了。”

 

我们是害虫
现在的小孩子基本上是恨不能够把所有的调色板颜料都倒到自己身上,多眩多扎眼的衣服都敢穿。

那天我们一起逛街,迎面过来的两个小孩子手牵着手。人没走近,那个衣服五颜六色地已经把我们给震晕了。

于是我们默默地低下头,再默默地走过去。

这时小胖突然嘀咕了一句:我们是害虫!"。。。

哎呀呀,真是太贴切了!有没有?!

然后就看到我们俩就神情兴奋地跳着脚在大悦城里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嘿嘿嘿!!! (后面词忘了~!~)

 

成功案例
小胖喜欢看球赛,新闻,体育节目,美剧什么的。

一天他正从电视机前经过,突然看到电视上在播一个对话访谈节目。是讲一个台湾富家女爱上一个兵哥哥的故事。

小胖一看富家女云云,就很认真的坐下来看,并转脸告诉我,“嗯,这个成功案例是要好好学习的。”

 

丫这不是废话吗
有一天我买了份《读者》,上面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反复研读了半天。

这句话是这样说滴:一个人,事业和爱情的成功本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再读一遍,觉得更有道理了,于是复述给小胖听。

小胖听了后说,“丫这不是废话吗?谁不知道爱情和事业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啊。还用他说。”

我一想,嘿!也是哦。

 

整体与细节

小胖陪我马不停蹄地去中关村买了新电脑和新的摄像头。小胖拿回去说要和我试一下摄像头效果怎么样。

晚上我俩上线,小胖在那里摆弄了半天,一叠声地问我:效果怎么样啊?看得清楚吗?

我偏着脑袋不太耐烦地说:图象效果还算是清晰。但是你一在吧,这画面质量实在太差了。

过了半秒钟,小胖的大鼻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摄象头前面,占据了整个电脑屏幕,吓了我一大跳。

小胖捏着鼻子对我说:“整体不重要,关键看细节 .....”

我倒!

 

照相

我很是懒得捣鼓计算机啊照相机啊手机啊这一类的电子设备,对我来说,有基本功能就行。我不在意用什么老人机说实话。其他无所谓,但是照相真的还是要看技术的。

有一次,我们出去玩,我说小胖,来,我给你照一张吧,于是就呱唧照了一张。

小胖拿过来看了看说:“你可真是,我这么多优点你都没照出来,唉……”

我一看,呀,可不是,因为是从下往上照的,小胖的小肚腩居然占了2/3个镜头界面,真是对不住哦。呵呵:)

 

门口下象棋的

有一天,小胖和我去逛街,看到一个FCUK,估计是觉得这个词比较眼熟吧,说“哎,你看你看,这个……”颠颠地就拉了我奔FCUK去了。

小胖看中了一件墨绿色的棉夹克,穿上身后,在镜子前左照右照。

店员小姐一叠声地说是又好看又精神又洋气。

小胖叫我去看,疑疑惑惑地跟我说:“哎,你觉得怎样?我怎么...怎么看怎么觉得象门口蹲着下象棋的呀。”

然后我就在大镜子里看到那个卖衣服的姐姐,前仰后合笑地跟一朵老菊花似的,噢,不,像一朵小菊花。

 

找风险投资

我属于公主心,丫头命;能力不怎么样但是心气很高的人,很爱和人引经据典,纵横古今,谈论这个项目那个项目这个可能性那个可能性什么的。

小胖就是我的不花钱不摔桌子不走人的听众,每次是讲到项目将来要找风险投资的时候,我都要如释重负,心满意足地叹口气。

一般情况下,小胖都很安静。

某一天,小胖突然冒出一句:你准备怎么找风险投资?

我一楞,还没转过弯来。

小胖继续探询地问:“到QQ上找??滴滴滴,滴滴滴......"

 

敲门的N中可能性
小胖回家敲门,根据他脑子当天的错乱程度有好几种敲门方式。一种是很轻很轻地敲门,再捏着鼻子吊着嗓子说:请开门呀~,我是查水电的。

要不呢就是很重很重地敲门,扯着嗓门说:快开门!我是朝阳分局的!!有朝阳群众举报!

当然还有其他比如查户口的啊装狼外婆呀之类的,不一而足。

这天,我在小胖爸妈家里,听到有人敲门,没声没息地。我开门一看一个鬼影子也没有。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又是小胖恶作剧。

我用力拉开了门,叉着腰,亮了嗓子喊:“死胖子,你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小胖爸妈的隔壁邻居——矮胖矮胖的周阿姨就出现了,她说:“我是过来找你阿姨遛弯聊天的,刚才敲门没人应我去倒了个垃圾……”

我的天……我,我可真是闹了个大红脸,赶紧道歉,心里还在骂“死胖子,你这回可真害惨我了”。

 

洗衣机它没事儿,真的,它没事儿!

小胖平时就是个陕西小抠抠,小胖的爸爸就是一个陕西老抠抠。

有一次,小胖爸妈家里的洗衣机坏了,小胖爸爸可是从五一等特价,等啊等啊等到十一,那真是暑去秋来啊,等到年底都要飘雪花了,又要开始等春节,好,等了足一年,总算等到家电大大大大——大打折的时候,买了一台新的洗衣机。

有一天,我回去小胖爸妈家,看到簇新的洗衣机和原来那个旧的并排放在一起,弄得狭小的卫生间里转身都困难。

我问小胖爸爸为什么不把旧的给回收站处理了。

小胖爸爸把手一挥,语气肯定地告诉我:“哦,这个啊,原来这个洗衣机没事!真的!它没事儿!都挺好的!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存不住水了。”……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小胖爸妈家里整得都跟博物馆似的了。

 

人靠衣服马靠鞍
有一次,我和小胖,小胖的朋友,还有我以前的同事一起去吃饭。

之前我带小胖参加过以前那位同事的婚礼,他们是见过面的。

MM一见小胖就说哎,我们上次见过面的呀。上次你穿的就是这件外套~"

我们都惊叹MM的好记性!哇!还能记得住一件外套

小胖也呆了呆,然后说嗯,我通共就这么一件好衣服。见人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穿。”

然后小胖扯了扯里面的衬衣,很努力的把衬衣领子翻出来给MM看,说“这件呢?里面这件衬衣你肯定是没见过的吧。还是绿色的呢~”

众人狂晕~

 

助听器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公司在东方广场。电梯上经常看到一些西装革履,器宇宣昂的白领们上上下下的。

但是那时候小姑娘涉世未深,不知道什么是Bluetooth。

有一次,上电梯又看到了。于是跟小胖说你看他们,怎么走路还要戴一个收音机的大耳塞呀,怎么那么大呀。

小胖说你看你,出来就给我丢人!那是收音机吗?!啊?!那是助听器啊!~~

行吧。。。

 

王八盖儿~~

看电影,007<<大战皇家赌场>>里面有一个镜头是007帅哥从水池里走出来,然后那么微微滴扬起上身,然后那么展现出十分匀称、强健而完美的肌肉......

我啧啧啧地称赞,口水都要滴到脚面上了,啊,你看看人老外,哈,你看看人那身材,啊……

小胖偏过大脑瓜儿瞥了一眼,很不屑地说,“不就是顶着个王八盖儿出来了么……你也至于……瞧你小样儿……”

 

来北京上哪玩儿

我妈来北京玩,她从我12岁起就不上班了,每天大清早起来去打太极拳,是一天活动的重头戏,练的一身不能说是钢筋铁骨吧,反正比我强不少。以前她可没少让我把英语复读机贡献出来给她录杨式太极拳什么的。
她的脚力特别好,初一到十五天天都出去转。我陪了两天实在是不行了,小胖自告奋勇地接棒而上,开展全陪模式,集挑夫、保镖、摄影、摄像、帐房先生于一身,全了!

这天,我叼着铅笔跷着脚在家里给我妈规划线路呢。发愁啊,故宫、长城不用说了,她连陶然亭公园她都去了,还去什么地方好呢?

小胖看我愁眉苦脸绞尽脑汁地想,很体贴的靠过来,说,这样吧,我有个主意,要不带你妈妈上那哪儿。

我说上哪儿啊?

小胖说八宝山怎么样.....空气又好......

 

打假

我身材很骨感。当然啦,这是官方说法。直白了讲呢就是很瘦,平胸。

小胖经常说我是飞机场,洗衣板投胎,平端四菜一汤还能跑50米呢,根本不带洒儿的。

我都被说惯了,反正我就这样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但是小胖很喜欢跟我逛内衣店,照他的说法这是他可以堂而皇之地而且是负责地检查妇女生理卫生工作的时刻。

我看戴安芬什么的时候他也好奇心十足地这里瞅瞅那里看摸摸。

在我为到底买哪一款能够更好的修饰我的曲线(当然啦,这是官方说话,我就是没曲线才要修饰的)而举棋不定的时候,小胖就会跟耗子一样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举着小拳头说,“打假啊!打假啊!”——!——

 

写信

有一天,我看到小胖不知从哪里拣到几张小报,蹲在一边认认真真地读。

我探头一看,是什么年轻貌美的富家千金排行,都是什么财团董事的女儿之类的。

小胖看着看着,突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嗯!我要有所行动了。

我莫名其妙,说哈?你要干吗。

小胖憋红了脸说,...我.....我....我要给她们写信!

 

深情的对视

我和小胖认识十几年,之间完全就是家人的默契了,也只剩下家人的默契了。。。

有一次,小胖看着我的眼睛,越贴越近,越看越深,是那种深深地往里看,看的人家都怪不好意思的呢。

看得我一颗老心都要开始荡漾起来了,正自我陶醉呢。

就看小胖把自己的头发往边上捋了捋,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嗯。”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的瞳孔里有他的影子,他刚才分明是在看他自己啊......

我异常羞愤滴说,我刚才还以为你在看我呢。

小胖摇摇头,说,“看你?!我倒是想,但实在是看不下去。”。。。

 

挺胸抬臀

我有些驼背的毛病,我们在街上溜溜哒哒。

小胖会突然拍我后背,大声喝一声,“挺起胸来!”

我“哦”的应一声,自然地将小腹一收,把后背挺直喽。

没想到小胖接下去一句话是:“唉,算了,你又没胸,没的挺了。”然后摆摆手径直就往前走去......

我先是愣了一愣。但是这是事实呀,没办法。然后回过神来,赶紧小碎步撵着小胖屁股后边儿追上去。

 

睡半场
小胖爸妈非常勤俭,家里有很多旧家具。经常跟我说,哎呀呀,那都是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小胖的七舅亲自打造的家具,不能扔,亲戚情谊都在那儿呢。

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省钱,舍不得换家具。

但是书房里有一个沙发床,嗯,天坛家具厂的吧,哇,那真是个好家具,真是舒服啊!结实的不得了的。我一直有心思想把它运到加拿大来。

我和小胖都瞄上了这块好地,有的时候吃完饭吃累了想消消食就往那儿一躺。当然,这个沙发床只是个单人的size,要占地儿必须要眼疾手快身手敏捷。

有一回,我先占了这个坑儿。

刚眯了一会儿,小胖拖拉着拖鞋来了。腆着脸对我说你往里面挤挤,说着就非要往我身边也占个坑儿。

但是这是单人沙发床呀,过了一会儿,我捅捅小胖说太挤了,你往下错一点儿,小胖就往下努了努身子。

我晃了晃肩膀,还是觉得挤,就又捅捅他说你再往下错一点儿。

小胖怒了,说:“你这是想让我露脚不露头吗?我倒没所谓,但是那就跟裹尸也差不多了!”

把我给吓一大跳,我说那就算了。

过一会儿,小胖估计也觉得确实是有点挤,就跟我商量,说,哎,要么这么着,这中觉啊咱俩错开睡——我睡上班场,你睡下半场......

鸡贼伐?那我睡个屁啊!轮到我都该吃晚饭啦!

 

有碰撞才有火花

北京地铁里面人好多,连个扶手的地方都没有。

小胖拽着吊环,我则拽着小胖的——皮带。因为够不着他的胳膊…….

小胖俯下身苦苦地哀求我,“你可就别拽了,我可求你了,我可就这么一根好皮带。” 我不理他。

过一会儿,他又对我说,“我可就这么一条裤子,我可算求你了,再拽裤子就要掉了。” 我不理他。

小胖又要抓吊环还要提裤子,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导致手不够用,很是尴尬。

这时,车子猛一刹车,小胖和边上一女的撞了一下。

这个阿姨顿时怒目而视。小胖于艰难困苦之中仍不忘转脸跟我贫,“嘿嘿嘿,这有碰撞,才有火花么。”

 

农家乐

每次发现家里没米没粮的时候,都能想到亲爱的小胖爸妈。

有一次,我发现家里非但是米、面俱空,连油,盐都不全了。

我一叹气,一跺脚,也懒得买这些东西再瞎张罗了,直接反身把门锁了直奔小胖爸妈家打秋风了。

次次如此后,小胖摆出了一付“这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啊~”的鬼样子,对我说你这样不行啊,你食量这么大,啊,这个你这样要给我爸妈交公粮的。

我耍赖说我十天半个月才来一次,交什么公粮啊,咳,免了吧。

小胖思索片刻觉得客观情况也属实,很大度地一挥手说这样把,我按照农家乐的标准跟你算,这个,一天吃住下来,这个...... 我%##$#% 无语了...

 

评理

虽然在一起满好玩的,但是难免的,俩人之间仍然会有很多小摩擦。一不高兴了,我的惯用伎俩就是在屋子里跳着脚嚷嚷嚷。

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事我又开始瞎嚷嚷起来。

小胖在一边翻着白眼,根本懒得搭理我,说你爱干吗干吗,反正我认得你们家。

我暴跳如雷,“哈?!你想干吗?!”

小胖说:“我找你妈去呗。”

我不解,问:你找我妈干吗呀?!

小胖翻着白眼说:“我找你妈评理去呗!”

 

 

 


2/1/2018 7:49:11 A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299)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