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

我爸重视教育,虽然家里环境不好。但是还是让我上了本地最好的幼儿园-实验幼儿园;上了最好的小学-实小;上了最好的中学-一中,当然都没有交赞助费的。但是学杂费天天都有,还有这个点心费,那个补课费。我妈每张收据发票都攒着,拿个小夹子夹着,时不时就拿出来说事。我妈天天骂我是短命鬼,“读你个棺材书”,逼得我是天天想赚钱。我爸说,你不要满脑子都是钱,读好书就是给我赚钱了,因为省了交几万几万的赞助钱。

初中的时候在三明一中,学校里有一个特招班,都是县里的拔尖给挑过来,学费减免、生活费照顾。后来再打散,每个班分几个特招生这样又给分配到各个班里去,搞融合。学校的目的是要以这些苦读书的农村孩子为榜样,教育城里的孩子。学习好是不用说了,但是那个性格......

至少在我们班,就出现了几位“奇葩”人物。我因为当时特别想赚钱,有点财迷心窍,就在学校里倒卖学习用品,就是从批发街倒了点文具到学校里卖;还有就是当时老师经常发复习资料,我就招呼大家都到我这里来复印,一张一毛五。然后我再到小卖部去拿个批发价,一张一毛到一毛二吧,印完了我再分给各个同学。我还乘着人家课堂间休息的时候,蹿到人家讲台上去做宣传讲话。然后在人家班上的讲台桌上留下了一个小本本,说有谁想要订购的,就在这里签名留言,搞得别人班的老师一楞一楞的。有的女老师因为课后要答题,那真是吃惊不小。头都低得低低的,可能都替我觉得不好意思吧,好象叫卖的是她们一样。唉,我想我当时在他们眼中,也算是“奇”一枚了。

其实我真的没赚什么钱,我赚了什么了,大太阳天日头底下的,不就是个跑腿费辛苦钱么。不过,这班农村娃娃们可看不上我了,觉得我心黑败金,连同学手足的钱都要赚,特别特别讨厌我,在宿舍里就合伙儿给我取很难听的外号。在班上的时候,聚成团得不理我。有一个奇葩男就坐在我后面,叫黄什么来着,三个字,忘了是跟陈华还是李均柠同桌,真是拒绝跟我说话哎。一两个学期的,言语上直接就是冷战不讲话,行为上是相当的厌恶,看到我就是各种白眼,话说男孩子翻白眼真让人恶心。每次我主动跟他说个话什么的,要么就是当没听到要么就是把头低下去,那眼神叫一个嫌恶。

后来我也就无所谓了,谁天天“热脸去贴个冷屁股”啊,谁也不欠谁的。小地方人,真的是,没甚意思。

然后有一天,我趴在窗台上看到有人骑摩托车往我爸单位传达处送牛奶,又想着帮人订牛奶这个生意不错,能赚钱。说干就干!真的就背着包开始爬楼卖牛奶。后来上大学了,知道这个营销术语叫作“扫楼”。当时不知道,就是爬楼、敲门,问“你家需要订牛奶”吗?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什么的。真的,怎么大了后反而脸皮就薄了呢。还真拉到几个客户,但是每天早上送牛奶是个辛苦活,还要赶着去上学。早上爬楼下楼的,时间上来不及,老是迟到,我初中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每天早上背着书包,一身臭汗冲到学校。

终于有一天,我敲门敲到我爸一老战友家里去了。人是认得我的,说,哎呀,你怎么出来送牛奶了。我爸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老战友跟他说了,我爸觉得这下丢人丢大发了,跟我说马上停止干这事儿。那时候我爸刚出事不久,我爸说我这样去卖牛奶搞得大家都知道了,好象我爸没钱养家了一样,太丢他的人了。这个生意,就这么着黄了。

 


8/3/2013 11:05:56 P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801)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