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做梦抱大腿,今天终于坐大腿!这个湖是私家湖哟~NB大了)

家乡话

Peter Pan在杭州呆了有三年多了,跟我说他不喜欢杭州人。他说他之前在北京的时候对河南人印象一般般吧,到了杭州反而觉得河南人还是不错滴。这个评价,呃,看来对杭州人打分有点低吭......

我在杭州读了四年大学,因为一向独来独往的,其实和本地杭州同学也没有太大交集。我好象还就是和北京人交集特别多,特别开心,也特别投缘;哪怕在福建我前前后后呆了那么长时间呢,说实话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南方人心眼太多了,真就是跟那个水里的藕一样,一个心能有好几个窍呢。另外,我觉得归咎一点就是,我只会说普通话!

其实事情真的就是这么回事的。我出生在江西,江西人那里讲客家话;到了福建三明,本地人讲地瓜话(三明本地话),还有闽南话;我根本就听不懂。我爸妈讲话互相之间讲客家话,跟我讲是讲普通话,绝对的双语。所以他们只要一说普通话,就是对我说的;如果说客家话就是他们自己之间商量事情来着,跟我就没关系了。听的时间长了吧,我爸妈之间说话,我还能听得懂,但是我不会说。

到了大学里,寝室里的每个人都有家乡话,有温州话,有无锡话,有上海话,有宁波话,有杭州话,有衢州话...... 哪儿哪儿的都有本地话,只有我,只会普通话。搞得我是最没有秘密的人,因为我一打电话,我说什么大家都听得明明白白;别人一说什么,我压根儿就听不懂。而他们那些江浙语系相似的,还能听个大概齐。不过温州话是没有人能听得懂的,温州话吧以前据说抗日战争期间还被当作密码来使用的,俩温州籍的小战士电话抄起来,呱啦呱啦地,好了,该说的都说了。那边厢监听的日军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啊!温州话不但难懂,嗓门儿还大,一人说话,一个走廊都跟着在抖。NB!

这个听不懂别人的八卦,而自己的八卦都被别人给听了去的心理不平衡啊,把我这个小心眼给煎熬的哟,也就是到了北京,好了。大家说话都听得明白,挺好。当然北京本地话我也是听不明白的,就是听得懂,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比如刚开始时候小新说话,老爱说,“哟,掉点儿了。”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后来知道了,是说“噢,下雨了。” 但是起码交流是没障碍啊,而且北京人说话特别好玩,这个简直是太对我的脾气了。

比如前两天我就跟闺蜜说唉,你说咋回事,我来这里都没男的跟我搭讪的。不是说长头发女的受欢迎么,我真没感觉出来。都来了大半年多了吧,前几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在我背后“Hello” "Hello"叫了半天,我心里这个喜啊,还故作矜持地低着头继续往前走。结果人紧赶两步拍了拍我的肩,我扭头一看,哇,这一个阳光少年啊,哪哪哪都好,就是戴的那个牙齿整形矫正的银色大牙箍啊,在太阳光底下晃得是我连眼睛都快睁不开来了。。。。。这是哪个家里没看住的小孩儿跑出来了啊?!有人管没人管啊这是!

闺蜜翻翻白眼说,你这自个儿得有点自知之明,小胖不是都说过你了么?

我说,小胖说了我什么了?

闺蜜说,不是都说了你是老干妈了么。

我靠!!

这个也忒伤自尊了!我气急败坏啊的我,我说,“XX,我,我,我要跟你绝交!真的!必须的!!”

北京人说话太损人了,太气人了,太伤人了。。。但是一分钟后我自个儿想想,还是能够抱着话筒噶噶噶乐个大半天的,北京人呀,说话太逗啦!

小胖说过这个话吗?说过么?是说我么?说的是陈鲁豫吧?恩,说过的,应该说过的,肯定说过!这种事他干得出来!唉!”老-干-妈“ ......

 


7/21/2013 9:12:45 P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832)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