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I(3)同学篇

Cofi班为了方便不同地方的学生,在蒙特利尔的几个区都有开设学校。但是教学质量最好、老师最负责的就是Berri-Uqam附近的Cégep du Vieux Montréal,有些中国人为了能被分到这个学校学习,特意会在这个学校附近租房子住。要说恐怕也只有中国学生才会这么死心眼,换作其他国家的人,鲜有这么认真的。要么说中国学生很受这里老师欢迎,因为我们努力、用功、不抽烟、不喝酒、不抽大麻、谦逊有礼貌、尊重老师,友爱同学,从不迟到早退、无故缺席,所以说国内的素质教育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起码我们都有这个“尊师重道”的基本意识。

班上原先有19个学生,其中就有5个是中国人,是最多的;其他的有来自美国的、英国的、巴西的、古巴的、埃及的、伊朗的、印度的、越南的、约旦的、哥伦比亚的、俄罗斯的,还有南美洲或者是东欧的一些我也不太清楚什么地方的小国家,反正就是第三世界人民大聚会,倒真没看到过什么挪威、瑞典北欧之类的移过来

一般一个国家就是一个,至多2个,只有中国,一下子就来了5个,要说现在真的是到哪都觉得中国人多,有的班一眼扫过去似乎倒有小一半的都是中国人,当然有的恐怕是香港的或者是台湾的,也长着一张中国面孔。那位约旦的Samer原先在多伦多呆了四年,说现在多伦多是40%的是中国人,40%是印度人,剩下20%是mix的,真正的本地加拿大人呢,小于5%。蒙特利尔边上新建的Broadssard有2万多居民,据说70%以上都是华人,被称为地地道道的“中国城“,这样看起来蒙特利尔估计过不了多久也会沦陷的。

时隔不久,班上立马就出现了两大阵营,一个是说中国话的,当然也就是我们5个人之间叽哩呱啦地说;另一个就是说西班牙语的,因为很多国家都是说西班牙语的,比如古巴、哥伦比亚、巴西,还有东欧的一些小国家。巴西是说葡萄牙语的,但是有钱人的家庭都会送小孩子从小学习西班牙语,所以现在说西班牙语的人也是很多的。我倒不奇怪再过二三代人,法语会被西班牙语crush掉。

我们班这5个,我;有一个是哈尔滨来的,她英语、法语都不会,学得比较吃力;有一个是西安的,在英国读书读了几年;还有一个是济南的,作为陪读2年前随老公来了蒙特利尔,老公是上海交通大学的硕士,在蒙特利尔大学又读博士,她是来了就生小孩,现在孩子2岁了可以送幼儿园了就开始来上课学习;还有一个是上海人,在北京读完清华大学,然后居然在小胖爸爸的单位航天部一院工作,说起来都是东高地这里的,真是亲切啊~~~她在北京呆了14年,后来去了英国呆了三年,之后又在新加坡呆了15年,然后又来了加拿大,年纪虽然比较大了,但是有着清华理工学生的严谨和毅力。老清华人真的是不一般,让人佩服。她的女儿现在麦吉尔大学读生物医学,麦吉尔号称是加拿大的“哈佛”,是第一流的名校,看来这一家子会读书都是很有传统的。

中国人骨子里似乎都是严肃的,就好象南美洲国家的同学说的一样,在我们脸上从来看不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而他们则是开心就笑,不高兴就哭,兴致来了就在教室中间手舞足蹈。他们热情奔放,而我们无疑是沉稳内敛的。即便是西方人这里流行的贴面礼,我也是至今还颇感尴尬,”放不开“。这里的朋友见面或者是道别,甭管男女,都要行贴面礼,不光是脸贴脸,嘴里还要同时发出”嘣“的咂嘴声;而我们中国人,互相打个照面,至多点头致意一下就算完了。所以,全世界各个国家、各个种族同学之间这种不同文化的交流感受,也很有意思。

 


9/27/2012 9:37:32 AM 分类:人在蒙城 评论(1) 阅读(1443)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