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我想我真的是年纪大了,居然会说到这个话题了。

我认识一个小妹妹,是福州本地人。福州女孩子客观讲长的并不好看,颧骨高、嘴唇厚、两眼凹陷,有闽越遗风,但是她却长的很干净漂亮,小巧伶俐,很合我的眼缘。她很喜欢侍弄花花草草,有一天,她用玻璃瓶子装了一株不知名的花草,绿枝摇曳,郁郁葱葱,拿来送给我,告诉我只要加水就可以养活它了。我其实是不喜欢弄这些东西的,觉得很麻烦,但是她送我,我就很喜欢,也觉得一个小姑娘送我这个小礼物,本身就很有意思,就收下了。

她一直想做淘宝,卖日单衣服,利用周末时间拾掇了一个网上小铺,生意还算可以,没有任何推广,每月能小挣个几百块钱。福州的工资水平并不高,平均才1800左右。她作为公司的小行政,今年26岁了已经,眼看是前途茫茫,所以一心想要去杭州的四季青市场附近租个小屋子,然后倒腾衣服网上卖。马云的“淘宝”创业论调千遍百遍地在刺激她,是个有志气的好孩子,总想要乘年轻乘有激情的时候豁出去干一把,借此改变一下这种一眼望到头除了嫁人就没有其他改变可能的人生。

我对她说,工字不出头,想要创业,有这个志气是好的。如果是几年前我肯定会煽风点火在她后面还推一把——去吧去吧!

但是今天,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我觉得我可以更客观地帮助她分析这个事情了。我跟她说,首先你要先确定下来最终你想要在哪个城市生活,然后在这个城市里再去找机会。我们经常讲的是“成家立业”,也有说“安居立业”,可见“安居”在前,“立业”在后,顺序不要颠倒,不然你会很彷徨很痛苦,因为小树好移大树难移,越往后转换的代价和成本越大。

她想了想说,我家里人、父母、大哥、二哥他们都在福州的。我说好,还有呢?她过了一会儿又说,我朋友、同学都是这里的,玩的好的也都在这里的。

我说对呀,那你愿意不愿意到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就靠你自己,天天对着一台小电脑卖货呢。她惶恐了,说,那是......

我说那么看起来你的根就在福州这里了,除非你另外找了一个其他地方的男朋友。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样,女孩子还有一个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就是嫁人。如果单靠你自己,那除非你有本事有勇气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完全靠你自己建立起一个新的圈子。

她犹豫着说,那很孤单噢。

我说是呀,那不如就不要去,也不要再去想这件事情了。踏踏实实在福州,然后继续兼职做你的小店,先挣一点零花钱,然后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发展机会。

我想这番话她应该是听进去了,因为最近没看到她有折腾的念头和动向了。

我会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自己就深有感触。三年前我义无返顾地来到福州,因为想要做茶叶生意,所以想要到茶都,到茶叶行业的中心城市来学习茶叶知识,初衷真的是很单纯的,当然也好学究。要么说人都说我死心眼呢,一根筋,学茶也没必要来福州呆啊。但是我就是一个人过来了,而且踏踏实实呆了三年。

但是我没有想过小胖怎么办,小胖北京人,根本不愿意过来。所以这几年苦了他,只能是两地跑,而我也倍尝了形只影单的滋味。我之前做事是几乎,不,应该是从来不考虑他人感受的,而且也从不给自己留后路。Nancy常说你要有个Plan B,而我从来就只有Plan A。当时叔叔还嘟囔着说,“人人都要往北京跑,你倒好,来了北京还往外地跑。”但是他们知道我的脾气个性,从来没有出面拦阻过我。

北京这个城市我是非常喜欢的,但是在我心目中并没有那么重要。当时我自以为潇洒,连声招呼都不打,因为一点小事连朋友们为我举办的离别Party都避而不去,一个人不告而别,个性孤傲至此。因为当时想法特别极端,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要为我的“事业”让道。真正失去后,才会觉得其实家人很重要,朋友很重要,亲情很重要,友情很重要。我在福州并没有能够找到在北京那样的好朋友,当然更没有亲人的关心照顾和殷殷垂询。心情不好,家不家,业不业,心不能定,业不能拓,怨艾日深,回头想想,觉得和亲人朋友分开,一心追求空中楼阁般的所谓事业,淡漠亲朋,虚掷时光,镜花水月,一念成空,非常不值得。

如果当时有一个长辈能坐下来,好好地帮我分条缕析一下进退利弊,也许会有更好的选择。但是谁知道呢,恐怕我当时仍然会一意孤行,“糊涂油蒙了心”,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吧。

人生苦短,珍惜拥有,希望我的这一点感悟能够让小姑娘少走弯路。

 

 

 


3/17/2012 10:16:25 P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1365)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