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俄罗斯移民的故事

Jose告诉我,明天Inna要过来问他Macbook Air的问题,因为她又刚买了一台新Imac。前天,他告诉我Inna接他去吃饭,他发现Inna刚又换了一辆新车,带语音声控的,非常Amazing。我说她干吗老请你吃饭呀。他说Inna这次请他吃饭是因为要庆祝她的老公Dema最终拿到了魁北克省的司机执照,并且获得了公车司机职位,过完培训期Dema就是一名光荣的公交车司机啦!

我当即吐血。。。当一名公交车司机有什么好庆祝的??

Jose说你就不懂了,在加拿大,公交车司机是一个很好的差事,多少人想要还得排着队来呢。首先是收入高,社会地位高,工作稳定,而且有工会的保护,福利待遇非常好。总得来说,加拿大的公交车司机和中国的公交车司机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是开公交车的,而其他,都是不同的。

Jose给我看了一个小段Video,是他们吃饭的时候拍的,夫妇两个,金发的Inna和蓝眼睛的Dema,举杯的时候说了一句,"For Yuan!" Jose说你看你看,他们已经把你当朋友了。呵~~

我和Jose认识五年,经常时不时从他口中听到这一家人的故事,蛮传奇的,也可以称为是一家普通的俄罗斯家庭在加拿大的奋斗史吧。

Inna和Dema都是俄罗斯人,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Inna早有移民加拿大的打算。但是因为从俄罗斯申请加拿大移民是非常困难,所以他们就想了一个曲线救国的招。Dema恰好有犹太人的血统,以色列据说是这样的,只要你能证明你有犹太人的血统,那么你和你的家人不需要任何签证就可以移民以色列,当地政府会张开双臂拥抱你。。。所以Inna, Dema和他们的大女儿Karen就先从俄罗斯移到了以色列,然后在以色列担惊受怕地呆了两年后,再以难民身份成功从以色列移民到了加拿大。。。总之是我听了都觉得非常折腾,同时觉得这个女人好有计划好有决心呀!

Dema在以色列担任的是步兵军队里的一个教习职位,据说是专门教特种兵杀人格斗技巧的。。。Inna则未雨绸缪地开始学习护士,到加拿大以后果然在Jose的帮助下,没有经过太多等待,就得到了当地医院的一个实习职位。所以她非常感激Jose,一直视他为精神教父。这个是Jose说的,我的理解就是这成全了Jose后来无数次的蹭吃蹭喝行为。再后来呢,经过她自己的努力,在大学里专门学习了婴儿护理的专业方向,成为了一门专业级别的护士,薪水上涨到35加币一小时。我知道这些,是因为Inna的很多论文都是Jose替她捉刀润色的。

Inna在加拿大落下脚后就开始申请家庭团聚,由此Dema,她的女儿Karen,她的父亲(前不久得癌症去世了)都来到了加拿大。她的母亲则拒绝了,因为她的母亲更愿意留在可爱而熟悉的俄罗斯祖国。。。

Dema语言不通,没有可承认的学历,更不能够重操就业,加拿大是和平老二呀,所以就应聘成了当地一个华人超市的货车司机,专门负责运输货物。他有军人的气质,踏实努力,勤劳肯干,老板非常喜欢和器重他。By the way, 他的老板是一个香港人Steve,老板的太太是台湾人。Dema本来还想帮忙推荐在他们老板超市替我销售茶叶,所以他的老板我也知道。

他们俩夫妇一个是护士,一小时能挣35加币,一个是货车司机,挣得可能会少一些。但是要养一家人,而且还要供房供车,平时都忙着工作上学,周末就开始接一些清洁办公室的零活获得一些额外收入。刚开始,我听到这些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是自己当老板成立一个清洁公司,雇人去清洁卫生的,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就是俩夫妇自己亲自干。。。他们在当地报纸打广告然后自己亲自上门为公司打扫卫生。所以谁说就只有中国人民勤劳吃苦啦。

5年后,他们一家人都获得了加拿大公民身份,生活境遇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买车买房自不必说了,四层大House带花园和Spa,两辆车,孩子也另外有了两个,两女一男,家庭美满,事业稳定,生活富足,基本上实现了7年前Inna对整个家庭的规划和理想。所以Jose说Inna是这个家庭的领头羊,是非常强势的,很让人佩服!

相比起这一家人的经历来看,Jose身边几个中国家庭则似乎都过得不快乐,抱怨更多一些。Jose说也许很多就是心态没摆正的问题,这个说起来简单,但是很多文化是根深蒂固的。比如他一说Dema当上了公交车司机,我的直接反应就是咳,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因为我们中国人潜意识里就是把人分了三六九等。国外人觉得是很好很幸运的工作,我们却觉得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不如意和悲戚感。尤其是中国人的“面子”问题,虽然不能明讲,但日日夜夜都在啃噬着一些人的内心,当然在国外就过得不快乐了。可是这个也是很难改变的,也许就是传统文化给我们造成的思想禁锢吧。

 


3/2/2012 7:58:16 PM 分类:无知也罢 评论(0) 阅读(1466)
 
匿名留言
comments
电子邮件:
email 
(不公开 not published )
内  容: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