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忘记

目前给我们授课的老师有两位,Dick是上午教语法和基础的,下午则是Julie教口语和加强我们语言实际应用的。我一开始对这种不使用任何第三方媒介语言的直接语言教学方式极不适应,当哑巴当了一个多星期,但是不能否认这是最快能让你开口“说话”的教学方法。相较英语,我觉得我的法语学的很快,而且积极、主动、有兴趣,因为我很喜欢这里的老师。

我觉得“喜欢”是一种很真实、很纯粹也很简单的情感,还带有一种平等无拘束的亲近感。我在国内受教育这么多年,说实话,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位老师,甚至是很嫌恶讨厌他们。所以,什么教师节送花送贺卡送礼物,什么“蜡炬成灰泪始干”,什么“太阳光底下最神圣的职业”,算了吧,有几束花是孩子自己真心献上的呢?说白了,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先问问你自己,是不是热爱这份职业,是不是有全身心投入的热望,因为如果没有这份热爱,你就不会爱你的学生。

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位胖胖的数学女老师,姓赖,长相很凶,给我取了一个很难听的外号,居然叫我"野鸡婆",后来被我妈知道了。我妈居然还甚为欣赏,引为知己,从那个时候起就不再叫我的名字了,而是用这个外号称呼我,每次还都说,“这可不是我给你取的哦,这是那个XX老师叫你的哦,可见你有多么讨厌。”这个外号一直伴随我到我读大学离家,每次我妈叫我"野鸡婆"的时候我都更加痛恨这个胖女人。当然我每次想起来也都会觉得我妈的反应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因为如果是我的小孩子在学校被老师取这么难听的外号,我会冲到学校对着那个胖脸一巴掌扇下去,“你凭什么这样侮辱我的孩子?” 哪怕你是实验小学的老师,你也没有这样的权利!可是没有哎,我妈居然跟着那个胖女人一起取笑我哎,取笑了很多年。所以,其他的伤害都不说了,单单是十几年这每天一声一声的"野鸡婆",就跟每天心都被刀给捅了好几刀。这个给我造成的精神伤害,已经让我足够痛恨这一切了。

上四年级的时候,班上的班主任陆老师,又是一个刻薄的女人。我小时侯没有什么好衣服穿,好不容易有一套别人送的冬天穿的绒衣绒裤内衣,我妈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故意,居然让我当外衣外裤穿到学校去。淡粉色的衣服最容易脏,可是弄脏了后我妈又故意不给换。她的规定是一周只能洗两次澡,换两次衣服,每次换衣服的时间是周三,不是周三就不能洗澡不能换衣服。这个陆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叫我“脏死了的野孩子,还不赶快回去换干净了再来。”还说“如果你明天不换身干净衣服,就不要来学校了。”结果第三天我妈还是不准我换衣服,所以我只好把衣服塞到裤子里面,然后把裤子提得高高的,再在脖子上打了一个大大的红领巾,希望红领巾可以帮我把脏衣服遮一遮丑,结果即使我努力把红领巾打得那么大了,她还是让我滚到后面黑板去罚站了。噢,每次都逼着我交这个钱那个钱,说我没交钱给她她也没法儿交钱到段长那,可是我妈总是拖着不给我钱,最后逼到我去蹲厕所逃债的也是她。而且从此就落下一个毛病,就是一紧张或者是不愉快的时候就会跑去蹲厕所,因为心理上感觉厕所很安静,狭小的空间感觉也很安全。

上初中时候的郑老师,是一个男的,长相斯文,板书字写得是很漂亮,但是人品实在是不怎么样。我们班上有个男孩子叫叶达佳,挺聪明的小孩子,就是平时有点吊儿郎当的,有一次在班上偷偷吃一个苹果,被他看到了。二话不说,叫他站起来,然后一巴掌扇下去,把苹果打到地上了。更过分的是,他居然叫这个男孩把苹果从地上拣起来继续吃。当时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啪”得一声,男孩子脸被扇到一边,就已经被打落泪了;再被迫从地上拣起苹果,待要再啃的时候,又一串泪水滚落下来。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站起来质问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学生?”课上吃苹果固然是不对,即便是错了但是有错得这样严重吗?哪有这样打完人家一巴掌还让人把地上的苹果拣起来继续吃的,你会这样对待你的孩子吗?“我很大声地说着。但是到底是年纪小胆子小,虽然刚开始凭着一股子勇气站了起来,可是后来底气不足,加上其他的同学都跟呆木鸟似得坐着,没半点反应,也没人来应和支援我。说着说着自己也就情绪激动,慌了神了,渐渐语无伦次起来,还说他是一个很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最后终于就很没出息地哭了起来。这个郑老师被气得混身发抖,我也被罚去操场跑步跑了十圈,我都忘了我是真的跑了还是在操场上溜达一下就跑回家了。但是我肯定他一定记住了我这个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当面顶撞质问他的女学生。

老师基本上都不喜欢我,因为我就是“圈子里的一只小黑羊”。我从来不做语文作业和英语作业,我觉得语言教学天天重复做这种题目很傻的,老师在课堂上讲这种题目更傻。有这个时间,大家多看一些经典名著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尤其是语言学习,忘记那些语法习题吧,先积累词汇,阅读、阅读、大量的阅读,这个是最重要的。有些老师自己一年都读不下两本书的,就死抠几本教科书而已。因为我的阅读量很大,天天往图书馆借书看,初中我就自学完《新概念英语》、《许国彰英语》了。所以即使我不做作业,我的语文和英语成绩都非常好,而且作文得的分数也很高。但是即便我这两科成绩好,因为我不是按常规出牌的,所以连个科代表都当不上,英语科代表倒是当过几个月,结果老师换了一个,就顺带着把科代表也给换了。所以老师和我的关系就是,“不喜欢你但是拿你没办法”,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直到高中。

高中二年级开始,我的高数莫名其妙开始考得很差,初中时候我数学还是很好的,结果高一开始跟不上,高二就居然出现不及格的现象,而且不是偶尔,有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今天,我都有数学恐惧症。就是睡觉的时候做梦梦到要考数学了,心里这个紧张啊,小腿肚子都抽筋,从梦里惊醒过来的时候,半梦半醒间,心里都空落落地害怕,要定定神才能够确定我其实不但考上大学了,而且大学毕业已经好多年了,我已经不需要再害怕参加任何数学考试了。

说起来,数学对我来说,真的是如同梦魇一般。我好努力的学,我不做英语作业,不做语文作业,但我一定做数学作业,做数学习题,但是就是考不好。因为我的数学不好,班上的班主任数学老师李征宇老师就很不喜欢我。他有一个习惯,很喜欢把人叫到走廊上去谈话。每次大考小考完,有些同学都会被他叫出去。我在心里面其实都是暗自羡慕他们的,因为即使这些同学考得不太好,被叫出去谈话起码说明李老师对他们都还有期待。这些同学心里也是知道的,所以出去的时候脚步是轻松的,心情是愉快的,有的还会回过头来做个鬼脸。我是多么希望被叫出去啊,但是没有。终于有一天,我被李老师叫到走廊去了,心里刚揣着一点点的欣喜,结果当头就是一句,“你昨天上公开课和XX讲话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上课讲话?就不要脸了?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这个,所以这句话我一直记到今天,以后还会一直记下去。我觉得国内的老师很不懂得尊重学生,想骂就骂,能打就打,像“不要脸“这种话可以随便骂随便说的么?我们”尊师重道“,可偏偏有的老师自己”为师者尚不尊“。偏偏东瓜数学成绩好,李征宇很器重他。上大学后我们回去过春节时同学聚会,他特地出钱给李老师送了一个果篮,我当时跟他们在一块,郑菲还没出国,碍于面子,不想扫大家兴,就被拖着去他家看了看他,不然我是一步都不会踏到他家里去的,心里的那个坎不是那么容易过得去的。 

所以,之前我真的是对老师没什么太多感觉,最多就是尊敬,是那种“噢,你看得起我”、“对我比较认同”那种再反向而生的受宠若惊的感激,往往还带有一点点小小的自得。比如我读高中时候的一位英语老师王一鸣老师,我觉得他挺器重我,因为他曾经暗示过我,我的英语很好,可以考虑报考北京外国语大学。虽然我后来并没有能够真的考取什么外国语大学,但是对我来说也是莫大的欣赏和器重了。但是即便是这样的言语鼓励,在我的印象中,也很廖廖。

Anyway, 下个月我们就要开始上法语二级了,听说二级的老师会换人。这就意味着Dick很有可能就不会再教我们了,我很难过。Dick是我的第一位法语老师,我非常喜欢他。我想如果我都喜欢这里的老师,那就难怪为什么孩子们会喜欢这里的教育了,因为老师往往对你的学习兴趣有着最直接的影响力。Dick会是一位我永远都会记住他的好老师。

 


12/10/2012 08:40 分类: 评论(2) 阅读()
 

2条回应:“记得忘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